导航菜单

艺坛走笔 | “沉浸”不能泛娱乐化

  近年来,AR、VR、MR等扩增实境、虚拟现实、混现实的沉浸式技术迅速发展并应用于各个领域。越来越多的艺术展览也引入了技术元素。 “沉浸式数字艺术体验展”已经成为一个来自陌生和利基概念的热门话语网络,它继续在世界上引发一个口号。丰富多彩的美丽效果,动感的杰作,以及极其震撼的场景体验.层出不穷的“身临其境”的数字艺术体验展览,能否满足人们对艺术境界的期待?

事实上,在数字技术的帮助下,一些展览正处于“恢复,复制和触摸”经典文物的旗帜下。他们只依靠几个文物和几个新媒体艺术装置的圆形动画。 “沉浸式”;一些艺术家使用酷炫的技术来装饰空心,迎合消费主义或享乐主义,使博物馆和游乐场一样;还有一些由商业组织组织的“沉浸式展览”,没有经典文物的支持。没有现代和当代艺术家的创作,而只是“风景”。一时间“沉浸式”已经成为一种多功能的展览前缀,似乎使用技术手段的展览可以被称为“沉浸式展览”。观众可以在充满气球,亮片和投影的彩色空间中拍照,但照片旁边可能没有任何东西。

这样的展览似乎很生动,但实际上它扭曲了艺术与技术之间的关系,模糊了“沉浸”的内涵。沉浸是一种过滤掉所有不相关的感觉并在某种情况下完全投资的状态。沉浸式艺术体验的核心在于获得沉浸式的场景感,并进入完全专注的状态。通过精彩的身心体验,激发观众思考人与世界,加深对艺术情境的感知。一旦不可能平衡艺术和娱乐,展览就有失去“精神高度,文化内涵和艺术价值”的危险。此外,草率的“沉浸式展览”脸红可能会为一些不擅长工作的艺术家提供一些“创作”捷径:抄袭着名艺术家的创作技巧,过分关注引人注目的视觉外观。这样的创作和展览趋势值得警惕。

今天,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对大众文化的需求不断提升,艺术与科技的深度融合成为时代潮流。高科技在展览中的合理应用,可以将艺术从二维空间中解放出来,增强展览的互动性,增强艺术的趣味性,有助于打破高品质,枯燥乏味的艺术形象。博物馆和博物馆。例如,故宫博物馆展出的《清明上河图3.0》以国宝级文物为基础,集成了8K超高清数字互动技术和4D动作感应图像,充分振兴文化资源,让观众可以畅游画作。另一个例子是上海的展览《雨屋》,创意团队在天花板上安装了传感器和其他技术设备,让观众前往没有“下雨”的地方,周围有“雨”,探索细微之处人与自然之间。互动关系传达了创作者的艺术思维。这些以艺术和科技为基础的沉浸式展览不仅满足了人们参与艺术和体验艺术的需求,也激发了个人探索艺术的欲望。因此。在展览中使用适当的技术可以“畅谈”艺术的流畅,展现艺术丰富而有趣的一面,引导观众超越时空,感受技能融合带来的真正强大的精神力量和艺术。

要真正“沉浸”,你可以应用技术,但不仅仅是技术;你可以强调有趣,但不仅仅是有趣。为了实现沉浸,艺术家必须深入挖掘文物的遗产和艺术价值,并专注于创作。策展人必须充分发挥展览的组织优势和叙事优势,为艺术作品赋予新的内涵;博物馆必须根据实际情况提供说明卡和指南。查看公共教育服务,提高公众满意度;商业组织需要坚持商业道德,防止盗窃,剽窃和拼凑,使展览不再共享面子。

“沉浸式”不应该是泛娱乐和掏空的代名词。追求数字技术与人性的完美融合是沉浸式展览的基本目标。在这样一个目标的指导下,处于艺术数字化浪潮中的艺术画廊,文化机构,艺术家等,不仅应该沉沦于他们的心中,还应该为观众创造一种多感官体验,并且应该也渗透文化,为观众带来精神思想和收获。为了实现身心的共同沉浸,并保持展览和艺术场馆的持久吸引力。

发表于《人民日报》7月28日08版艺术补充。